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资讯>>阅读文章

【校友访谈】代先一: 扶贫路上的滇院人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5日    阅读次数:4227

         代先一今年35岁,别人的35岁大抵是“孩子、老婆、热炕头”,而他则是“老乡、扶贫、各处跑”。此时,他正与六名同事在昆明市东川区阿旺镇阿旺村扶贫,他说这里与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里明亮的办公室相比,虽然地处偏僻,但山清水秀,空气好,只不过艰苦一点。

阿旺村老村委会的房子是由简单的两间平房和一栋两层小楼组成的四合院,红色铁门已经斑驳了,院子虽旧,却也算整洁,颇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感觉,代先一的办公室和吃住都在这里。代先一所在的扶贫小组有时候需要到老乡家入户调研,而村里的老乡要经常早起干农活,为了不耽搁老乡们的农活,每天清晨五六点起床赶在老乡出门前入户并完成调研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偶尔不做调研,他也会在早晨七点钟按时起床,他说这是大学时代就养成的习惯,“起床早一点,做得事情也就多一点”他说。这样的自律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难事,因为已经习惯了。

2002年,代先一背起行囊从湖北随州市的一个乡村来到云南大学滇池学院,那时候的代先一连小镇青年都算不上,按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懵懵懂懂没见过大世面。他说“那时候滇池学院还叫云南大学海埂校区,而毕业证书上的名字也是如此”。与大多数人过得像“盛宴”般的大学生活不同,代先一的大学生活像白开水般平淡无奇却实实在在。除了上课,图书馆便是他的阵地,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当大部分同学享受大学的“清闲”——或是沉迷于电脑游戏、或是忙于各种Party、或是爱情浪漫时,他在埋头苦读;当别的同学小街烧烤、闲逛大坝、南屏购物时,他却在图书馆浩瀚无垠的书海里。而这样的坚持源于对父母的那份愧疚,“我当时是穷学生,家在农村,经济不宽裕,为了省钱暑假干脆就不回家。而寒假回到家面对父母时,看到父母劳累辛苦,就会自省在学校的学习情况。”正是因为这份愧疚让他始终鞭策自己,立志男儿自强。同时在2008年以396的高分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顺利拿到了司法考试A证。

2006年毕业离开滇院至今的11年里,代先一先考入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做了四年半助理审判员,2011年参加昆明市市委组织部面向全国的公开选拔街道(乡镇)办事处副主任(乡镇副乡镇长)的考试,顺利考取并任昆明市盘龙区鼓楼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副科级)一职,之后又调入云南省人社厅担任综合行政文秘一职,而这一干就是六年。他说:“文秘工作比较繁杂,程序化的东西多,流程又是基本相同的,几乎每天都要把政务内网中的重要内容发往各个部门,时间久了也会倦怠,但又必须细心谨慎,这样的工作性质注定枯燥和快乐是并存的”。当问到为何学了法学专业,却选择从事文秘工作时,他说:“法律和文秘的工作本来也都是相通的,我在法院工作的时候要写法律判决书、裁定书,要和文字打交道,而现在做文秘每天也是和文字打交道,或许正因为两个专业知识的结合,我在工作中是得心应手。”

当我们谈及他的人生低谷期时,他微笑着缓缓说道:“我没有过辉煌期,自然也没有低谷期,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平平淡淡。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和目标,并应为之付诸努力努力走好当下的路,尽量让自己充实,少留一些后悔和遗憾,仅此而已”。他说最近在看一部关于中草药的记录片《本草中国》,其中讲到本草是具有双面性的,既可作毒药,也可以作良药。人亦是如此,他认为自己的性格是内敛和外向兼具的,但喜静多一些。“空闲的时候,我喜欢看一些传统文化的书,偶尔练练书法”,在他简陋的办公室里放着一支毛笔和充满油墨味的书籍,似乎为寡淡固化的生活增添了几分文艺。

校友简介:

代先一,我校2006届法学专业校友,现任云南省人社厅综合行政文秘。

 

记者:白雪 郭新凤 马士喻 郭德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