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风华校友>>阅读文章

【调研中国】董慧雯:今年夏天,拥抱别样的田野调查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03日    阅读次数:538

迎来大学生活中的最后一个暑假,与以往不同,往年要么是被媒体实习填充了假期时间,要么订张机票或车票,背上一个旅行包就开始踏上行走世界的旅行了。可唯独在这个即将结束的夏天里,开始了我与众不同的一次假期。这一次,丈量我脚下土地的方式,再不是疾行的脚步,不是天空中明亮的北极星。用眼中所观察的,用手中笔杆记录的,丈量了这次土地的寸寸分毫。

盛夏八月,我们团队十余人从昆明启程来到大理洱源,开展了“一带一路战略下,西南边疆民族刺绣的工艺传承及绣娘生存状况”课题的社会调查。四月开始,2015年南风窗的“调研中国”大学生社会调查奖学金发布。抱着认真尝试一次的想法,把课题定位好之后开始填写调研计划书,组建团队,两个月里在四轮淘汰和筛选下,六月中旬,从全国报名的一千多支团队中突出重围,拿到了这笔田野调查资助奖金,一步步开始了我们自己的社会调查。

在社会研究方法的课堂上听过马林洛夫斯基的部落生活,也有格尔茨的巴厘岛上的斗鸡,郭建斌教授的独乡电视生活,还有那遥远而动人的乡村牧歌。他人笔下和口中的民族志总在吸引着我,而即将开始自己书写我的民族志了,一切让人好奇又兴奋。

大理洱源,背靠苍山,相邻洱海,因为地处洱海的上流源头,故名洱源。而这次,从昆明一路向西北上,就到了这个名如其地的好地方。

一路上迎着小雨和彩虹,云朵像棉花一样沉沉浮浮。越深入这里滇西的村落越有不同于江南和云南其他村落不同之处,这里聚集着大量的白族人群。远远看去,夏末的稻谷在慵懒的阳光中摇摆,绿色的稻浪随着轻盈的风翻滚。徽式的白族建筑,线条黑灰白,清晰利落的轮廓在田野后面起伏。视线往白族的徽式建筑群而上,则是连绵的山岚,掩映在云层里。在调研的十五天当中,这样的画面不断重复在脑海里,勾勒出了记忆当中永恒的滇西村落图景。每一个在做田野研究的人,都不断在内心绘制着这样的画面。笔触或稚嫩,或老成。

只是,偶尔在经过的市集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里总有听不懂的言语和语调,甚至让人有些疑惑,心里边嘀咕着:在一场生疏的、奇怪的文化和社会里面,我得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得找到路径,确定在其中应该怎么走,如何理解这个文化。

在当地洱源县政府的帮助下,我们住进了当地的人家。传统的白族徽派建筑,屋子旁草坊里的奶牛,吃饭的时候厨房里的矮凳矮桌,呼吸的每一寸空气都让你和这个地方、这里的人距离更近一些。田野调查中的第一步,也是从这里开始,和当地的阿娘和姐姐拉家常,如何融入。洱源也仿佛随着我们的到来进入了雨季,一片泛黄的麦穗在午后慵懒地摇摆着脑袋,从这片绿色连绵的田野一路望去,从镇上的方向依次数过来,马路边排列的分别是陈官营、刘官营和葛官营,还有与这里有一点距离的西湖六村,而这几个村落,则是我们这次调研绣娘对象的分散地。十几天不断的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行走,在入户中接触不同年龄的人,有小孩牵起你的手把你带到了另外一个他认识的绣娘人家。在入户家访的时候,他们一边用针线为家人纳着鞋垫,一边细心和善地回答着你的问题。

无法进入语境的时候,就像行动在另外一个国度,虽然身处在这个人身边,却感觉到自己隔着一扇门却进不去这个人的精神世界里。但也有与意外欣然相逢的时候,也许做民族志的意义就在于此。这支深描民族志的笔,忽神忽浅,忽明忽暗。在过程中会有怀疑自己的时候,但即使每次行到“山穷水尽处”总会偶然遇上“柳岸花明间”。即使每次发现与设想中的情况有不同的时候,但总会有另外的发现。

这样的一次调研,和高中时期的作业不一样的是,在十八岁以前你的作业都是你的老师布置给你的。可是到了大学,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课题,付出自己的努力,播种自己的心血和汗水。我去尝试的一切,其实就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在这片土壤上,自己耕耘,自己收获。而调研的意义其实则在于不断完善和深入它的过程。

马斯洛说,在木匠眼里,世界是由木头构成的。而观察则构成了我在调研中的生活,我想这也是我在这次课题中的角色。作为深描的民族志则是在了解他人的过程中,接纳他人的文化,更加了解自己。串联起那些细节和故事,让不同的小珠子有一条绳子串起,成为我和对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董慧雯:女,2012级新闻学专业校友。滇池通讯社社员。2015调研中国项目:“一带一路”战略下,西南边疆民族刺绣工艺传承及绣娘生存状况团队负责人。

 

 

 


主办·指导】招生就业处       管理·维护】校友会秘书处      支持·鸣谢】滇池通讯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