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风华校友>>阅读文章

【大学拾忆】02新闻赵海清: 大学不是一锤子买卖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31日    阅读次数:547

校友简介:赵海清,播音主持、云南省青联委员,2002年进入我院新闻专业学习,2008年进入广播电台工作,曾做过广告播放《买药》、播音员、主持人、非专业作家和电视评论员等。现任云南广播电台——香格里拉之声主播。曾获得中国国际新闻奖二等奖,云南省“红土地之歌”演讲比赛二等奖,云南省总工会朗诵比赛二等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二届“夏青杯”朗诵比赛优秀奖等。


 

  无论是演讲还是讲座,都需要抖包袱包袱一抖,话头就有。所以我在平时就会准备一些故事备用,时间一长就发现,说别人的事情永远没有说自己的事情有趣,我几乎会在每一场讲座、访谈、交流中都聊同一个故事,这件事情在我身上真实发生,而它的意义如此有趣,几乎成了我人生中最耐人寻味的转折。

  2006年,我大学毕业走出象牙塔,举目四望尽是彷徨,自己拥有的是四年来在新闻专业学到的那些知识,和在书本里长的见识,可当我进入本地的一家纸媒实习,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不同,至少和我想象中的新闻工作有非常大的差距。现在网络上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你毕业后所流的泪,正是你选专业时脑子进的水。这句话如果十年前的我看到,一定非常赞同,可是今天的我就一定毫不犹豫的否定它。为什么?后面会说到。

  十年前如果有个人来告诉我:嗨,你会成为一个播音员、诵读人、语言工作者。那我一定觉得这家伙疯了,可要是个神仙这么告诉我,疯的人估计就是我了。因为播音员究竟是个什么工作,我完全没有概念。当时的我努力修炼的,全是应对平面媒体的各种技能,写新闻稿、新闻采访,新闻评论,就连我当时的爱好,都和专业脱不了关系——摄影。那时我确信自己会进入一家报社或是杂志社工作,那时候我有一个偶像,新华社的摄影记者唐诗曾先生,他出版的每一本书我都倒背如流,我在规划未来时总会添加些他的影子,开着十二缸的大马力越野车,带着我的相机,出入在这个世界纷乱的角落,或是杀入人迹罕至的秘境,拍出惊动世界的照片。这一梦想如此鲜活,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一帮同学都在谋划着搞辆吉普车进西藏去(虽然我们的谋划在油价超过5块钱后就很少有人提及了)。其实我也想过别的路,可能是个自由撰稿人、自由摄影师等等等等,总之就围绕着当时我学过的、我会的、我擅长的(自以为)的这几件事情打转。至于播音员、主持人?你存在我基本不看的新闻联播里,你存在我少年时代流连的小匣子收音机里,和我当下的生活无关。可我低估了时间的魔法,它就有无边的法力能将疯狂的事变的顺理成章,把意料之外变成情理之中

  我报考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其实是源于父母的一位好友,她在电视里看到了招聘播音员主持人启事,于是对我父母说:你们儿子的声音挺有特点的,去试试吧。我妈的第一反应是,说话声音像只鸭子叫,还能考电台?她从我变声期就牢固树立的观念,直到我独立走上主播台以后才慢慢改观。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直到一位旁观者出现,我才迈出冲破旧格局的脚步。

  在大学时,有一次某高校攒了一次各高校的主持人大赛,地点比较远,偏偏是晚上比赛,我借了一辆微型车,拉着几个同学去比赛,经过激烈的厮杀,我的同学们几乎包揽了那次比赛的所有奖项!结果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毕业后做了主持人,而他们的司机——就是我,走上了这条路。这个故事如此有意思,所以我每次去高校当主持人大赛的评委,都会说上一遍。可是我把这个故事说给大学舍友听(也是当年的获奖选手之一),他却告诉我,我做了播音员主持人他一点都不意外,并且列举了一系列我大学时代做过的不务正业的事:

  问:你赢过几次学校辩论赛的冠军还拿过最佳辩手,对吧?

  答:对。

  问:你主持过好几届学校的艺术节还写了主持词,对吧?

  答:对。

  问:你参加过学校的广播站,对吧?

  答:对……

  问:你还混过学校的话剧社,虽然目的不纯,对吧?

  答:对……

  问:那你还奇哪门子怪,这些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答:额……

  我承认,我在那时做的许多事情好像确实在为今天的工作做着准备,可一切都在意料之外的无意识中进行,要是我现在成了摄影记者或是自由撰稿人,那又会被完全推翻,所谓的准备依然是消磨时光杀时间而已。那一切是因为我成了一名主播,才被重新唤醒,被赋予某种意义,这行为更像是先射箭后画圈。也正因为这样的经历,我懂了一件事情,当我们信誓旦旦、目视苍穹、振臂高呼:我一定能成功!真说不准你能做成的是哪一桩。诚然,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可是要只为一件事做准备,和吊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又有什么不同呢?

  还记得我前面提到过的那句话吗,你毕业后所流的泪,正是你选专业时脑子进的水。为什么我现在能够非常明确的告诉别人,只有脑子进了水的人才会相信这句话呢?十多年前的我,心中最大的恐惧和迷茫,是不可知的未来造成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克服这恐惧和迷茫,求一个安心。可是十多年之后回头看,似乎那时大部分的努力都没有派上用场,比如我为了学习摄影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还去学习了一个平面设计师的培训课程,可是我现在卖声音过活,不拍照片了啊,那时学习的平面设计也都已经忘了。这么看这些努力都成了浪费时间,要是我从那时起就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现在从事的工作技能上来,那我混的不是比现在好得多吗?要是我报志愿的时候就选到一个市场抢手、老板喜欢、不会过时的专业,那就可以拥有一份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或是赶上风口做一只顺利起飞的猪,一举荣登人生赢家。这可能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我宁愿去预测明天开奖的彩票中奖号码。

  人生的展开没有一锤定音,更没有未卜先知。每个人都是在用一次又一次的选择在为未来试错,也许你第一次就找对了,也许你最后一次才找对,也许你就在一次次试错中用完了这一生,都有可能。可是,如果不去试试,不多试试,谁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道路在哪里。世界上只有一个叫马云的英语老师用马云的方式成功了,却有无数人用自己的法子过得很好。所以,选什么专业只是当下,绝不是未来。

  最近我学习了两个知识,对我启发很大。

  其一是张天一先生所写,他告诉我们,别把自己的兴趣当成职业,这似乎有点"哗众取宠"的嫌疑,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是极好的吗?可事实上人的喜好并不代表着他真正擅长这件事,"喜好"本身更可能是在对自己客观条件缺乏认识时做出的错误判断,比如说: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照片拍的很好,买了单反花了时间,也可以拿出不少照片在亲戚朋友当中炫耀,可是我们可以凭借这些照片就说他能以摄影为生,开创一番事业吗?显然不能,只有当他的照片在专业的平台上获得认可,并在市场中摸爬滚打过,我们才能作出判断。"爱好"和"工作"的要求天差地远,可是当我们的爱好经受过了磨砺,承受住了挑战,他就能变成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专业,所以我们可以有许多爱好,但经过审慎的挑选,客观的自我认知,辛劳的锤炼之后,能有一辆件成为专业,已经足够我们付出一生、受用一生了。

  既然要多看多学多尝试,那问题就来了,我们的时间并不是无限的,每一次都从头开始,我们哪来那么多时间啊?大家都听说过一万小时定律吧,我们的人生确实没有几个一万小时,不可能一次又一次从头再来。不过,我就要说第二个知识了,金牌投资人王煜全先生的话给了我新的启示。一万小时定律说的并不是在单一的领域浸染一万小时,一万小时的磨练是多元化的,因为世间本身就多元,学科与学科、知识与知识、技能与技能之间并不孤立,当你在不同领域切换时,很多已经建立起的品质、知识、心性会跟随着你移动,此时你并不是从头开始,而是继往开来。如果从更高的维度来看这一万小时,你甚至可以认为你认真积累的每一件事(甚至包括无心插柳的很多事),都推动你实现这一万小时的人生目标。不必害怕作出改变,你不是从头开始。

  所以(终于到了做总结的时候),人生不是一锤子的买卖,你有试错的机会,你能享受意外之喜,你能说大不了从头再来,未来对于你是开放。马云、王石、俞敏洪、比尔盖茨、巴菲特或是其他任何人,当他们面对年轻人时,反而会越谦虚,为什么?因为经历了时光历练后才会懂,最大的财富是时光本身。请把握好你们的财富,你可以用他换取一切,也希望你换来的是你真正想要的。

 


上一篇      下一篇